您现在的位置成都最新新闻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传播卫生-不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武汉离汉通道关闭】

1月23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就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再次在日內瓦召集緊急委員會會議,結論和1月22日召開的第一次會議基本一致。WHO總幹事譚德塞表示,目前這一疫情“毫無疑問在中國是一個緊急情況,它尚未成為、但有可能成為全球性的衛生緊急情況。”

隨著武漢疫情擴大,股票市場預期受到的衝擊已然顯現。1月23日中國農曆春節前最後一個交易日收盤時,上證指數下跌2.75%,深證成指下跌3.52%,跌幅均創2020年以來最高紀錄。同時,香港股市和美國股市中概股亦受到不同程度影響。

WHO目前收到的報告共有584個病例,包括17例死亡。其中575個病例和所有死亡病例都在中國。日本、韓國、新加坡、泰國、美國和越南也報告了病例。

不過也有經濟界人士提醒,當年正是SARS造成傳統零售業的困境,在客觀上才催生了包括京東、阿裡巴巴等在內的電商迅速發生。如今中國電商行業在零售業中所占比重之大,亦非當年可比,因此武漢疫情對中國零售業的真實影響,尚待觀察。

華爾街一位資深投資人士對《財經》記者說,中國經濟已經和非典期間不同,如今中國經濟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服務和消費支出,其對經濟的拉動增長約占60%,考慮到到2003年疫情高峰期間中國零售額下降了50%,遏制疫情對中國經濟將變得非常重要。

譚德塞表示,根據目前掌握的信息,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可以導致嚴重的疾病,並且可以致人死亡,儘管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病毒造成的癥狀是輕微的,有四分之一的患者先前就有其他疾病。大多數死者都有潛在的健康狀況,例如高血壓、糖尿病或心血管疾病,他們的免疫系統因而受到削弱。

他還表示,根據現有信息,新型病毒存在人際之間的傳播,但目前看來,這種傳播似乎僅限於照顧感染患者的家人和衛生工作者。

譚德塞表示,在中國其他地區和其他國家可能還會出現更多的病例。中國採取了它認為適當的措施,來遏制新型冠狀病毒在武漢和其他城市的傳播,WHO希望這些措施有效,並且持續時間短。

根據此前情況,若世衛組織宣佈國際衛生緊急狀態,通常會給疫區帶來更多的資金和資源,但也可能促使外國政府限制受影響地區的旅行和貿易。因此,判定疫情是否構成國際衛生緊急狀態既可能充滿政治色彩,在經濟上也會帶來很大影響。

與SARS時期相比,中國更好的交通基礎設施,尤其是高鐵的發展使病毒蔓延迅速;另一方面,網絡提供的信息便捷和新技術發展為抗擊疫情提供了更有力的支持。

接受《財經》記者採訪多位專家們表示,新冠狀病毒的毒性是否低於2003年左右的SARS病毒,其可抑制的程度是否高於SARS當年的擴散,都有待觀察。

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聯合國圖片/Daniel Johnson

豪森在日內瓦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中國對疫情的看法是1月23日會議決定的一個因素。 “國際社會、受影響最嚴重的國家以及與病毒作鬥爭的人民對這一聲明的看法當然必須加以考慮。”他說。

“大數據的作用不可小視。”美國政府一位工作人員對《財經》記者分析。據這位工作人員介紹,當年SARS病毒爆發初期,美國就通過大數據提前判斷出中國發生的疫情,現在中國科技實力的發展應當會為中國抗擊疫情提供更準確的數據和支持。

“非常高”和“高”雖然WHO再一次決定,不宣佈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構成國際關註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與此1月22日第一次緊急委員會會議一樣,專家委員們存在分歧。WHO緊急咨詢委員會主席豪森(Didier Houssin)指出,意見分歧程度幾乎各占一半。

WHO正在和多國專家緊急溝通,希望儘快填補上知識的空缺。首先,尚未知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病毒來源,此外,研究人員也不知道病毒的人與人傳播是否很容易發生,也不知道感染後患者確切的臨床特征。

WHO的風險評估是:這一疫情在中國有“非常高”的風險,在區域和全球範圍內有“高”風險。

WHO緊急項目執行主任Michael Ryan博士指出,目前的挑戰在於我們還不知道病毒傳播的完整過程,也不明確病毒在人群中的具體傳播方式。

不過,該委員會決定:將在十天內或更早,繼續討論武漢疫情是否構成“國際關註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表明國際社會對武漢疫情蔓延的警報並未解除。

“目前,還沒有證據表明人際傳播會擴散到中國之外,但這並不意味著這種情況不會發生。我們還有很多未知的東西。我們不知道這種病毒的來源,我們不瞭解它的傳播方式,我們也不完全瞭解它的臨床特征或嚴重程度。”譚德塞說。

宣佈國際衛生緊急狀態通常會帶來更多的資金和資源,但也可能促使外國政府限制受影響地區的旅行和貿易

基於上述種種原因,WHO不建議對國際旅行或貿易進行更廣泛的限制。WHO建議,在機場進行出口檢查,應當作為全面的控制措施的一部分,同時所有國家都應採取措施檢測新型冠狀病毒病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