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成都最新新闻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三個紅軍姑娘不由分說:地把被子往床上一扔

【美国延期禁华为】

第二天,天剛矇矇亮,徐解秀和女戰士同時醒來,她們發現,男主人一直睡在門口的草垛上守護著她們。女戰士們的眼睛濕潤了。臨走時,她們決定把這唯一的一條被子送給徐解秀夫婦,但夫婦倆說什麼也不肯接受。三個紅軍姑娘不由分說地把被子往床上一扔,抽身就往外跑,徐解秀趕緊抱起被子,拼命地又追了出去,她們在村口把被子推過來又推過去,僵持不下,這時一個紅軍姑娘從背包中摸出一把剪刀,堅定地把一條被子剪成了兩半。她們拉著徐解秀的手哽咽著說:“大姐,這下你可別推了,這半條你就收下吧,等革命勝利了,我們還會回來看您的。”徐解秀顫抖著雙手接過這半條被子,一句話也說不出,淚水唰地流了下來……(資料來源:紅網)

一天,一個小伙子在家裡奮筆疾書,媽媽在外面喊著說:“你吃粽子要加紅糖水,吃了嗎?”他說:“吃了吃了,甜極了。”結果老太太進門一看,這個小伙子埋頭寫書,嘴上全是黑墨水。結果吃錯了,他旁邊一碗紅糖水,他沒喝,把那個墨水給喝了。但是他渾然不覺啊,還說,“可甜了可甜了”。這人是誰呢?就是陳望道,他當時在浙江義烏的家裡,就是寫這本書(翻譯《共產黨宣言》——編者註)。於是由此就說了一句話:真理的味道非常甜。

焦裕祿同志肝癌晚期仍堅持工作

在湖南汝城縣沙洲村,3名女紅軍借宿徐解秀老人家中,臨走時,把自己僅有的一床被子剪下一半給老人留下了。老人說,什麼是共產黨?共產黨就是自己有一條被子,也要剪下半條給老百姓的人。同人民風雨同舟、血脈相通、生死與共,是中國共產黨和紅軍取得長征勝利的根本保證,也是我們戰勝一切困難和風險的根本保證。

——2012年11月2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參觀《復興之路》展覽時的講述(根據政論專題片《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第一集《舉旗定向》整理)

在這場救亡圖存的偉大鬥爭中,中華兒女為中華民族獨立和自由不惜拋頭顱、灑熱血,母親送兒打日寇,妻子送郎上戰場,男女老少齊動員。北京密雲縣一位名叫鄧玉芬的母親,把丈夫和5個孩子送上前線,他們全部戰死沙場。

背景資料1934年11月上旬,紅軍突破國民黨第二道封鎖線後,中央紅軍衛生部等駐扎在了湘贛邊界的湖南省汝城縣文明瑤族鄉沙洲瑤族村。那年冬天的一個傍晚,不幸與隊伍失散並迷路的三名女紅軍戰士,饑寒交迫,筋疲力盡,來到了沙洲村,敲開了一間破茅草屋。主人是一對年輕的夫婦。女主人叫徐解秀,家裡一貧如洗。主人傾其所有,為饑餓疲憊的客人準備了一頓粗茶淡飯。吃完飯,徐解秀就將三位客人領到了床上。那是一張用楠竹扎成的床架,床上的破席下麵墊著稻草,女戰士忙將她們唯一的棉被打開……

2014年3月,習近平來到焦裕祿同志紀念館參觀。

——2014年3月,習近平在河南蘭考調研指導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時談到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多次深情講述紅色故事。新時代學習工作室整理了其中一些,供網友學習參考。

【編者按】“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工作會議5月31日在北京召開,習近平出席會議併發表重要講話。他強調,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是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是激勵一代代中國共產黨人前赴後繼、英勇奮鬥的根本動力。

我向大家介紹全國道德模範龔全珍同志,她是老將軍甘祖昌同志的夫人。甘祖昌同志是江西老紅軍、新中國的開國將軍,但他堅持回農村當農民,龔全珍同志也隨甘祖昌同志一起回到農村艱苦奮鬥。半個多世紀過去了,龔全珍同志始終保持艱苦奮鬥精神,並當選了全國道德模範,出席我們今天的會議,我感到很欣慰。我向龔全珍同志致以崇高的敬意。我們要把艱苦奮鬥精神一代一代傳承下去。

老將軍甘祖昌同志的夫人隨丈夫一起回農村艱苦奮鬥

我們這一代人都深受焦裕祿精神的影響,是在焦裕祿事跡教育下成長的。我後來無論是上山下鄉、上大學、參軍入伍,還是做領導工作,焦裕祿同志的形象一直在我心中。

背景資料1957年8月,在被授予少將軍銜後不到兩年,甘祖昌主動向組織上辭去新疆軍區後勤部長職務,帶著妻子龔全珍,回家鄉江西省蓮花縣坊樓鄉沿背村務農。原因很簡單:為了帶領鄉親們一起建設家鄉,讓老百姓過上富裕幸福的日子。妻子龔全珍也全力配合丈夫,到當地學校當老師,把自己工資的大部分花在支援農村建設上。夫妻倆當年參加修造的江山水庫,家鄉老表習慣叫它“將軍水庫”,至今還澆灌著近萬畝農田。

1920年4月底,陳望道歷時兩個月完成了《共產黨宣言》的翻譯工作。5月,陳望道將《共產黨宣言》中文全譯本稿帶至上海,交由陳獨秀和李漢俊校閱,並於8月在上海印刷出版。隨後平民書社、上海書店、國光書店等相繼出版,到1926年5月已刊印17版。(資料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為了達到以武力吞併全中國的罪惡野心,悍然炮轟宛平城,製造了震驚中外的盧溝橋事變。盧溝橋畔一時間硝煙瀰漫、籠罩在侵略者燃起的熊熊戰火之中,中國軍民對日本軍國主義侵略進行了頑強抵抗。從盧溝橋事變肇始,平津危急,華北危急,中華民族危急,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在此民族危難之際,中國共產黨秉持民族大義,擔負起民族救亡的歷史重任,呼籲建立以國共合作為基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以抵抗日寇侵略、驅逐日寇出中國。

背景資料習近平曾在擔任福州市委書記時於1990年7月15日填寫、併在7月16日《福州晚報》上刊登的《念奴嬌·追思焦裕祿》詞:“中夜,讀《人民呼喚焦裕祿》一文,是時霽月如銀,文思縈系……

——2016年10月21日,習近平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

魂飛萬里,盼歸來,此水此山此地。百姓誰不愛好官?把淚焦桐成雨。生也沙丘,死也沙丘,父老生死系。暮雪朝霜,毋改英雄意氣!依然月明如昔,思君夜夜,肝膽長如洗。路漫漫其修遠矣,兩袖清風來去。為官一任,造福一方,遂了平生意。綠我涓滴,會它千頃澄碧。”(資料來源:人民日報)北京密雲一位母親把丈夫和5個孩子送上前線

陳望道翻譯《共產黨宣言》時誤把墨水當糖水

1966年2月7日,《人民日報》刊登了穆青等同志的長篇通訊《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我當時上初中一年級,政治課老師在念這篇通訊的過程中多次泣不成聲。特別是念到焦裕祿同志肝癌晚期仍堅持工作,用一根棍子頂著肝部,藤椅右邊被頂出一個大窟窿時,我受到深深震撼……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記者 姚茜整理)

1941年,抗戰進入艱難的相持階段。鄧玉芬全家躲進了深山,老四和老五則參加了抗日民兵隊伍與鬼子周旋。然而,噩運在第二年接二連三地降臨——丈夫任宗武和四兒、五兒在“無人區”耕種時,遭鬼子偷襲而不幸遇害;同年秋,在八路軍主力部隊的大兒子犧牲疆場,不久二兒子也因傷重無醫葯,死在了鄧玉芬的懷裡。然而英雄媽媽的苦難並未在一年後消弭,小兒子在饑餓和病痛中死在鄧媽媽的懷裡。這位普普通通的中國農村婦女,為了抗擊日本侵略者,無私奉獻了六位親人的生命,她的故事在密雲、豐寧和灤平地區廣為流傳。1970年2月5日,度過了曲折坎坷一生的鄧玉芬在家中安詳地去世,享年79歲。(資料來源:光明日報)

“半床被子”故事講述軍民魚水深情

背景資料鄧玉芬,1891年出生於北京市密雲縣水泉峪村,後嫁到密雲縣張家墳村,一生務農。她和丈夫任宗武共生育了7個兒子。1940年4月,八路軍10團進入豐(寧)灤(平)密(雲)建立抗日根據地。鄧玉芬和丈夫商量後,決定送老大、老二、老三參加豐灤密抗日游擊隊。三個兒子奮戰在前線,鄧玉芬就在家裡縫軍鞋,一併照顧八路軍傷員。

2013年9月26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北京會見第四屆全國道德模範及提名獎獲得者。這是習近平同全國道德模範龔全珍親切交談。記者 鞠 鵬攝

——2013年9月26日,習近平在北京會見第四屆全國道德模範及提名獎獲得者

背景資料陳望道是中國著名教育家、語言學家。浙江省義烏市人,1891年出生於農民家庭,早年曾赴日本早稻田大學留學學習文學、哲學、法律等並閱讀馬克思主義書籍,回國後任復旦大學校長、上海大學等高校教授。他翻譯了中國第一版《共產黨宣言》,擔任過《辭海》總主編。

1986年3月,這位1927年入黨、1928年參加紅軍的老將軍因病逝世,他留給妻子和兒女唯一的遺產是一隻鐵盒子,裡面用紅布包著3枚閃亮的勛章,那是1955年他榮獲的二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二級解放勛章。如今年逾九旬、黨齡六十年的將軍夫人——“老阿姨”龔全珍,依然無怨無悔地在江西蓮花山鄉執教,用共產黨員的本色成就感動中國的傳奇。(資料來源:學習時報、北京日報)

——2014年7月7日,習近平在紀念全民族抗戰爆發七十七周年儀式上的講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