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成都最新新闻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上海事件-两个“广东人”提出带女孩到上海朋友的婚礼上担任花童

【网红男孩来华留学】

父母註視的目光,才是孩子安全的保障。

G20宣傳片有貓膩!日本的小辮子被俄羅斯揪住了|京釀館

過去那條安全法寶仍然是有效的:不要輕易讓你的孩子走出你的“視線”。家長註視的目光,才是孩子安全的保障。如今技術發達,不少小孩擁有電子設備,可以讓家長找到自己,這其實有相當的欺騙性,會讓家長產生大意的想法。如臨大敵當然沒必要,但是時刻保持清醒確是必須的。

通常來說,家長都很重視小孩的安全,送孩子到學校,也很註意對“陌生環境”所帶來的風險的防控。但是,大多數時候,人們都會對“熟人”放鬆警惕,報以信任。常州女孩的母親是“相信朋友”,而杭州這個女孩的爺爺心中,很明顯也沒把“租客”當外人了。

社交媒體時代,“虛擬社交”的普及,正在改變“朋友”和“陌生人”的界限,很多所謂的“朋友”“熟人”,其實相互之間並不瞭解。在過去,要認識很久,雙方知根知底,才能建立信任。如今,搶一個紅包,手機上互動點贊幾次,就算“朋友”了。正是成人世界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含混,給兒童的安全帶來一些新的問題。

隨著媒體的持續報道,關於租客及女童家人的信息越來越多的呈現在民眾面前。女童父母感情不和,父親在外打工,是事實上的留守兒童;帶走女童的男租客“因欠債跑路、妻子已改嫁”,這些信息讓這起事件愈加撲朔迷離。

這一事件,最讓人感到惋惜的是,女孩的爺爺奶奶就這麼相信了陌生人。租客在帶走女孩之前,做了一系列事來取信老人。

“20年後打老師案”宣判,司法判決應經得起多維度考驗|新京報快評

三峽大壩“P歪了”,彈性形變“很正常”|新京報專欄

▲探訪帶走女童男租客老家 村民:他因欠債跑路 妻子已改嫁。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article_adlist-->

德銀大幅裁員背後,有多少經營大坑|新京報專欄

可能已經交了“每個月500元”的租金,這是對還會“回來”的承諾;平時出手闊綽,可能會施些小恩小惠;聲稱帶女孩到上海當花童,可能還涉及到一些報酬,一系列的舉動讓女孩的爺爺奶奶放鬆了警惕。

看起來,這兩位租客內心有一個“不可告人的計劃”。很有可能,他們早就發現老人有這麼一個孫女,才故意接近、提出租房;到上海擔任花童,只是一個藉口。只是隨著兩人的自殺死亡,他們到底為何如此,公眾要知曉內情可能需要一定的難度。

要做到這些並不容易,家長不可能時刻繃緊精神,懷疑一切,那樣也不利於培養孩子的安全感。家長必須讓孩子感受到,人間和世界是值得信賴的,在此基礎上,又要留意可能存在的風險。

□張豐(媒體人)

杭州那兩位“租客”更加可疑,放在傳統社會,兩個廣東人莫名其妙跑到淳安鄉下租房,肯定會引起鄉親們的警惕,但是如今人們對“外人”已經見怪不怪,放鬆了警惕。

當校舍遇上“一捏就碎的水泥”,負責任的監管在哪?|新京報快評

點擊進入專題:杭州女童被租客帶走下落不明 今日網言

這兩起事件提醒家長們要多個心眼,對“朋友”或者“熟人”帶走自己孩子的要求,一定要提高警惕,多加甄別。

這一事件非常詭異。此前,女孩和爺爺奶奶一起,住在淳安縣千島湖鎮清溪村,村裡來了兩個自稱夫妻的廣東口音的人。這兩個“廣東人”自稱在攜程上訂了半個月的酒店(女孩的爺爺在酒店旁賣水果),嫌酒店太貴,給500元到女孩爺爺家租房。居住三四天后,兩個“廣東人”提出帶女孩到上海朋友的婚禮上擔任花童,帶走了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