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成都最新新闻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邓华租客-于7月10日搭载过三人的宁波网约车司机向媒体回忆

【电竞人才需200万】

]article_adlist-->

說完這兩句話,電話就被梁某拿走,章軍要求他立刻把女兒送回來,不然就要報警。兩人扯了幾句,為了證明自己,梁某還把電話拿給網約車司機,讓章軍與對方講了幾句。

此外,梁鄧華早在十多年前就已離家,甚至父親去世也未回家操辦喪事。對於梁鄧華離家的原因,其同村村民表示是因梁鄧華曾養雞欠債,但當時的梁鄧華並沒有賭博、吸毒等不良嗜好。

警方:基本確定租客跟宗教組織沒有關係

疑點四:男租客QQ相冊中發現多張神像照片

4月:海南、昆明、重慶、宜昌、鄭州、徐州、濟南、青島

疑點三:租客二人為何3個月內“密集”旅游?

事發後,有網友懷疑2名租客信奉邪教。不過據@中國之聲 13日消息,警方正在調查梁某華和謝某芳二人生前的基本情況。淳安縣公安局副局長餘小陽透露,目前基本確定二人跟網上流傳的宗教組織沒有關係。

據媒體報道,梁鄧華曾和女童父親溝通截圖顯示,他的微信號關聯著一個名為“美好明天”的QQ號,在此QQ號相冊中,保存著多張“三山國王”神像照片。

澎湃新聞從浙江警方獲悉,由於疑似女童遺體經連日海水浸泡,已無法通過正常識別手段識別具體身份。浙江警方已派出法醫及鑒定專家趕赴象山,對疑似失聯女童遺體進行進一步身份鑒定。相關鑒定工作正在緊張進行之中,預計今晚將會有準確結果,待鑒定結果確認後,將第一時間向社會公佈。

據瞭解,“三山國王”是潮汕地區的民間信仰,並非邪教,指廣東獨山、名山、巾山三座山嶺之神。相傳三位山神宋朝時因救駕有功而受封。“三山國王”流行於閩南、潮汕和港臺地區,信眾通常都是祈求來年風調雨順、四季平安。

章軍說,在和自己的最後一通電話里,子欣只說了兩句話。“第一句是我問你們在哪裡,她說在象山。第二句是,我(今天)回不來了。”

疑點二:帶走女孩是否早有預謀?

而對於謝某芳的身份,據北京青年報報道,她所在的廣東化州市某村林姓支書介紹,謝某芳此前曾多次以要買房、做生意為由向家中幾個兄妹借錢。此前,她曾向哥哥借款50萬,但借錢後家裡人卻聯繫不上她,“幾個兄弟姐妹她都借遍了。”他說,如今提起謝某芳,家裡人都恨之入骨。

雖然女童遺體已經被找到,但留在女童一家甚至諸多網友心中的,關於孩子背後的死因、兩位租客行為的出發點、以及一系列有反常態的舉動等,諸多疑點的答案還是沒能浮出水面。

杭州女童章子欣在象山失聯後,各級黨委政府高度重視,組織象山公安、漁政、爵溪街道等相關部門及民間救援隊等500餘人,連日不斷在失聯周邊區域進行拉網式搜尋。7月13日中午12時30分許,在象山石浦海域(東經121度59分、北緯29度12分)海面上發現一具屍體。目前,屍體已被打撈上岸,衣著、體貌特征疑似失聯女童。警方已通知家屬來象辨認,並將通過相關手段進一步確認身份,查明死因。

但7月5日晚上,他動搖了。“晚上十一點左右,梁某在他朋友圈發了一張車票,我一看就覺得不對勁。”當時已是晚上,章軍猶豫了一下,沒有立刻發作,第二天上午,他在微信上問梁某女兒到了哪裡,什麼時候回來,並提出了對車票的質疑,“他說我騙你做什麼,肯定要把人給你送回來的。”

當地漁民提供的視頻顯示,發現女孩遺體的漁船停靠石浦港碼頭。

“我叫他(網約車司機)把娃娃送回來,他說你們商量好,我可以送到火車站去。我也不敢太強硬,畢竟孩子還在他們那裡。”章軍說到這裡,突然自己頓住了,“我現在跟你聊,才反應過來,我要是那時候留下網約車的聯繫方式,讓他直接告訴我地點,或者叫他給我送回來,是不是就可以找回來?”

這個突如其來的想法讓他立刻後悔起來,不停糾結。“我為什麼沒有想到呢?”他揉揉一頭亂髮,“我們那時候也懷疑過網約車司機是他們一伙的。但我當時該試試的,為什麼沒想到呢。”

對於租客二人的自殺行為,不少網友分析其可能是因生前致孩子意外死亡而“畏罪自殺”,但孩子姑父王先生並不認可該說法:“怎麼也不至於立刻就自殺,還是以這樣的方式”。

石浦港救援隊的宣傳幹事陳潔告訴晨報記者,杭州失蹤女童章子欣的遺體在石浦港救援隊負責搜救的區域內被找到。

陳潔進一步表示,女童遺體是在石浦港海域內被漁民發現的,那片區域屬於石浦港應急救援隊的轄區,現在他們正從松蘭山搜救現場趕回石浦港漁政。

但和梁某的聯繫始終順暢,孩子的消息總在不斷傳來,有時候是一段玩耍的視頻,有時候是語音或圖片,偶爾打電話,子欣的聲音聽起來也很正常。這讓章軍放心不少,在孩子剛被帶走的前兩天,他覺得雖然走草率了一點,但女兒會回來的。

雖然孩子姑姑和爸爸都明確反對,但在梁某、鄧某的見招拆招里,子欣最終還是被帶走了。章軍知道這個消息時,孩子已經跟著梁某、鄧某踏上了去漳州的路。

但據該司機描述,租客二人看上去穿著十分朴素,不像有錢人。同時,該司機介紹,章子欣一路上都沒怎麼說話,梁鄧華卻好幾次笑著罵女孩髒話。

以下為全文:象山縣石浦海域發現疑似杭州失聯女童

杭州淳安縣公安局副局長:目前基本確定二人跟網上流傳的宗教組織沒有關係。

女童離奇被害,五大疑點依舊有待解答

“說是4日晚上去,5日就回來。就這麼一兩天,現在科學也發達,我們逃也逃不出去嘛。”爺爺章卸根被說服了,奶奶也被鄧某的“誠懇”打消了疑慮:“她(租客)跟我說,你有什麼不放心的,(如果)我要帶走,你們不在家早就帶走了,她這樣說我就放心了。”

3月:三亞、成都、長沙、武漢、潮州、上海、杭州、北京

點擊進入專題:杭州女童被租客帶走事件

剛剛,@象山警方在線 發佈消息稱,警方經技術鑒定,確定象山發現的女孩遺體系杭州失聯女孩章子欣。

一開始,當兩人提出要去上海參加婚禮,想帶著子欣一起,請她當花童時,因為有之前的鋪墊,老人雖十分猶豫,卻並未往太壞的方面去想。

父親回憶最後一次與女兒通話據封面新聞報道,9歲女童章子欣給父親打的最後一個電話里,說的最後一句話是,“爸爸,我回不來了。”她本意是那一天她不能按時回家了,誰知,她可能真的再也不能回家。

8日,租客夫婦在寧波東錢湖一起跳湖自殺,兩人衣服捆綁在一起。事件被媒體曝出至今,引來輿論廣泛關註。象山縣公安局通報顯示,兩名租客分別是梁某華(男,43歲,廣東省化州市人)、謝某芳(女,46歲,廣東省化州市人)。

“5日凌晨我躺在床上想,就覺得不太對勁。”這是第一次章軍察覺到不妥,他甚至想得已經比較深入,“我想過會不會是拐賣,甚至想過會不會販賣器官。”

另據當地媒體“浙樣紅tv”消息,7月7號,女孩失聯當天,兩名租客未按約定把章子欣送回家,而是打網約車從寧波老外灘到長城風景區。這名網約車司機被找到了,司機稱自己在車上聽到女孩父親跟租客的微信語音,當時章父對租客說,你再不把孩子送回來,我就要報警了。女孩章子欣也對他們說:我想快點回家。另據調查,男租客的社交平臺顯示,從今年3月6日起,他和女租客一起在全國各地旅行。在去千島湖之前的兩個月時間內,他們總共去過全國16個省份21個城市。

5月:西安、天津、涼州、大理、西雙版納

13日下午,寧波象山公安微信公號發佈消息稱,當天中午,在象山石浦海域海面上發現一具屍體。目前,屍體已被打撈上岸,衣著、體貌特征疑似失聯女童。

據新京報報道,7月11日,男租客梁鄧華的社交平臺顯示,自今年3月6日開始,兩名租客從廣州潮州出發,從3月到5月,前往全國16省份,共計21個城市旅游——

疑點一:兩名租客是何身份?象山縣公安局通報顯示,兩名租客分別是梁某華(男,43歲,廣東省化州市人)、謝某芳(女,46歲,廣東省化州市人)。從章軍貼出的尋人啟事租客身份證照可看出,梁某華本名梁鄧華,身份證登記地址為廣東省化州市官橋鎮六堆大墩坡村。

根據當時三人乘坐的網約車司機接受媒體採訪時回憶,梁某、鄧某一直拖,哄著子欣“再玩一玩就回去,很快就回去。”

在梁鄧華的社交平臺里,除了3個月“密集”旅行外,其中多張神像照片也引人註意。

據浙江杭州淳安縣公安局的通報內容,7月8日凌晨,租客二人已在寧波東錢湖一起跳湖自殺,且兩人的衣服捆綁在一起。

6月29日,兩名租客從酒店退房並以每月500元的價格租下章家一間單間。7月2日晚,兩人稱要在4日帶孫女去上海做花童。

據南方都市報報道,梁鄧華家中有三兄弟。梁鄧華小學文化,一直以打工為生,且已育有一兒一女。

從這一刻開始,承諾好的“6號送回來”就變成了漫長的拖延,三人的行蹤不停變化,一會兒坐網約車,一會兒說買不到高鐵票……24小時的拉鋸戰里,章家人一邊越來越覺得事態不妙,一邊又抱有僥幸心理,加上孩子在別人手裡,報警的想法被無數次想起,又被摁下去。

失聯女童奶奶向媒體介紹,曾聽聞兩人本來買好了7月6日機票準備離開當地。但見到孫女後便退掉機票,並提出要在家中租住:“我說我沒有租過房子,(租客)又跟我老頭說要租房”。

疑點五:帶走女童後,租客二人為何輓手自殺?

據都市快報報道,結合監控視頻來看,男女租客選擇自殺時,是手輓手走向湖裡,一開始在淺水區但可能水深不夠,隨即他們很堅決地走向深水區,直到被水淹沒。

7月4日,章子欣被家中兩位租客以“去上海做婚禮花童”為由從家中帶走,並從7月7日晚,家人與租客及女童三人失去聯繫。當天,租客夫婦及孩子3人在象山縣松蘭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現,這成為章子欣出現的最後地理位置。此後,租客夫婦再次出現在監控畫面時,已經不見小女孩。

7月6日晚,3人進入寧波一家酒店監控畫面曝光。

此外,於7月10日搭載過三人的寧波網約車司機向媒體回憶,在前往海上長城風景區的路上,梁鄧華坐在副駕駛位上不斷向司機吹噓自己在廣東東莞有三十幾棟房子,一個月收租就有幾十萬,自己住的房子有五千多平米,開的車是蘭博基尼。

據女童父親章軍介紹,兩名租客在租下章家房間前,已在6月初(6月10日)以夫妻身份入住當地一家酒店。而孩子的爺爺奶奶,恰巧在兩名租客居住的酒店附近賣水果。兩名租客在其攤位買水果時與爺爺奶奶認識,並表示酒店房價太貴,想要租住在章家。

“杭州女童被租客帶走”一案,連日來一直牽動著網民的心。

直到7月7日晚,梁某以“手機沒電了”為由斷聯約12個小時,章軍等到8日凌晨2點無果,才最終下定決心。8日上午10點,他走進淳安縣公安局青溪派出所報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