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成都最新新闻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导演滕华涛-《流浪地球》的火爆本身并不能说:明中国科幻电影就到了高峰

【老干妈厂房失火】

《上海堡壘》選擇了第一人稱自述方式,相對平穩地開啟地球人與外星人的對壘,只是,除了開篇交代背景的幾分鐘演習激戰鏡頭、防禦工事“大炮”以及“上海廢墟”等幾處具有科幻大片基本標配,“灰鷹小隊”以及指揮團隊更多時候是在操作臺上完成拯救地球的“使命”。

8月11日上午,該片導演滕華濤在微博上髮長文回應《上海堡壘》口碑。他坦言看到很多批評,表示自己作為導演,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對於有觀眾指出《上海堡壘》關上了中國科幻的門,滕華濤表示:“真的很抱歉,因為我相信,沒有人想要去關上這扇閃著光的門。”“道歉”並沒有贏得觀眾太多理解,尤其是科幻電影的投資者。

有評論認為,滕華濤在《上海堡壘》中依舊躺在他的舒適區。即便有科幻電影的幾個硬核耍帥,但有觀眾認為,《上海堡壘》是披著科幻外殼的愛情電影,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與《流浪地球》一樣,《上海堡壘》也花費巨資用於特效以及實景搭建。公開資料顯示,《上海堡壘》為拍攝影片搭建了1.55萬平方米的實景,並用了1600個特效鏡頭,占據全片總鏡頭數的90%,併為此找了5個國家的特效製作團隊。

遺憾的是,與高口碑《流浪地球》形成巨大反差的正是“硬核”,無論是特效製作還是故事,《上海堡壘》口碑撲街不是運氣的問題。“這一點,作為導演也是編劇之一的滕華濤不是沒有責任。”上述投資人認為。

2017年6月,華視娛樂曾向證監會提交上市申請書,欲登陸A股。招股書顯示,華視娛樂擁有《上海堡壘》30%的投資份額,擬投資金額為1.08億元,若以此推算的話,《上海堡壘》整部影片的投資金額約為3.6億元。

這樣一部難以讓人血脈賁張的“科幻電影”,上映後即引發觀眾吐槽,“硬核三秒結束,從鹿晗玩虛擬VR的飛行射擊游戲開始,整部影片的基調就不對,像是一場游戲”、“特效設計的不科學且不談,故事上太多槽點”、“部分攝影構圖角度也很奇怪,整體臺詞也沒有記憶點”……

早被好萊塢科幻電影洗腦的觀眾從專業的角度對影片進行了苛刻的分析,從演員的演技、科幻特效的製作、置景、配音等整個環節都很難給影片高分,豆瓣評分一度低到3.4分,號稱投資3.6億的《上海堡壘》上映4天后票房勉強破億,甚至有評論認為,“國產電影科幻元年,始於《流浪地球》,終於《上海堡壘》”。重壓之下,《上海堡壘》官博失控,連發多條預告視頻來反駁質疑。

2035年,外星黑暗勢力“捕食者”突襲地球,企圖奪取能源寶藏“仙藤”。倫敦、紐約先後下沉,新德里泡防禦被擊潰,光流轟擊下,片瓦不存,放射狀排列的十二隻眼睛同時睜開的“捕食者”,下一個攻擊對象是上海嗎?

公開信息顯示,《上海堡壘》的第一大出品方是上海華歆影視製作有限公司,其唯一股東為華視娛樂投資集團,是一家擁有石油系背景的影視公司,第一財經記者曾採訪過該公司團隊,是一群較為低調的高學歷年輕人,曾以小博大製作趙薇《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也曾參與過大製作,比如《那年花開月正圓》、《刀客家族的女人》等。

“中國科幻電影元年始於《流浪地球》,但要說終於《上海堡壘》,有些過了,《流浪地球》的火爆本身並不能說明中國科幻電影就到了高峰,中國科幻電影的人才儲備、工業基礎都很薄弱,何談高峰?人們已習慣於將渴望的一種假象寄望於某部影片的成與敗,個人認為,《上海堡壘》讓人們回歸到理性,還是扎實打好基礎。”影視天使投資人周凱旋認為。

出身影視世家的滕華濤被稱為“電影界的黑馬”,其以電視導演身份進入影視圈,從引起各界廣泛關註和熱議的電視劇《雙面膠》、《蝸居》到“治愈系”電影《失戀33天》,都取得了極大的成功。

科幻片還是愛情片?“放下包袱,繼續工作。”就在滕華濤導演發出道歉後,參與《上海堡壘》部分宣發工作的一家影視傳媒公司負責人講武生也感嘆道。該公司前期發行服務的影片高達80多部,《戰狼2》《流浪地球》《無問西東》《我不是藥神》《大聖歸來》等不少叫好又叫座的影片背後,都有該公司的身影。

若《上海堡壘》票房止步於1億多元的話,幾大出品方將血本無歸。

“賠錢賺錢很正常,對於投資人而言,這隻是一次警示而已,中國科幻電影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是我們對於每一個細節都會更加認真更加嚴苛。無論是人才的培養還是工業流程的建立,都會是一部一部電影構建,所以,這個鍋,不要給滕華濤,也不要讓《上海堡壘》去背,未來的項目中,依舊有賠,依舊有賺,我們只需努力把內容真的做扎實。”上述投資人表示。

有科幻電影的內容提供商並未明說,只是轉發了另一位導演曾經的道歉文章,並配文稱“這才是一個導演的真誠的反思與道歉”;還有投資人為滕華濤的這份歉意寫了簡單的四個字,“總之,不退。”

郭帆以及主創團隊多是不折不扣的科幻迷,對未來世界的世界觀以及相關語境是熟悉的,這有利於他們的劇本創作。而滕華濤是不是科幻迷,公開的信息中並沒有顯示。但從2013年開始準備做《上海堡壘》,一直到2016年,滕華濤都處於迷茫的狀態,“一邊做劇本工作,一邊去瞭解和學習科幻片如何才能做出來,怎麼才能在國內的條件下做得出來。大概是在2016年的時候,我才知道要怎麼開始。”

最初接《流浪地球》項目,講武生曾坦言,參與的商業風險很大,“因為在這之前,中國科幻電影作品甚少,成功的商業化操作在國內難有借鑒的範本。最終出於對硬核科幻和重工業電影的認同,以及類型的差異化,讓我們下了決心。”與《流浪地球》相較,《上海堡壘》不僅有知名導演滕華濤,還有流量小生鹿晗以及偶像實力派女神舒淇,加之站在《流浪地球》肩膀上的“科幻”題材加持,被業界寄予厚望。

投資方可能血本無歸“對於觀眾的評價,主創團隊多多少少是有些委屈的,畢竟都儘力了,真的付出很多。”上述投資人對此理解,畢竟,要在中國導演中找到能夠拍攝科幻片的導演很難,更不要說編劇等專業人才以及科幻電影的工業流程的建立了。

“科幻電影跟其他電影最大的不同,就是世界觀的設置。為什麼母艦長這樣?外星人進攻的模式、防守的模式等背後設計邏輯以及一些道具的搭建都要花費大量時間與財力才能夠實現。”周凱旋認為。

而五年前,當因《同桌的你》開始有一些名氣的導演郭帆躊躇滿志準備《流浪地球》時,聲名鵲起的滕華濤在華視娛樂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的諸多項目中,選擇了《上海堡壘》。這樣的選擇可以理解為滕華濤的自我挑戰與轉型。

據公開信息計算,《上海堡壘》的投資金額約為3.6億元。若其票房達止步於1億多元,幾大出品方將血本無歸

“這些數字與《流浪地球》共有2003個視效鏡頭進行對比,二者不分上下,但最終呈現出來的市場反饋卻有著不小的差異。若該片投資在3億多的話,特效費用占到40%,製作占到50%,硬核應該說得過去,但實際效果還是不盡如人意,關鍵是原創不突出。”上述投資人認為。資深科幻迷則在《上海堡壘》科幻硬核的幾個標簽中看到《獨立日》《全球風暴》《第九區》等影片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