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成都最新新闻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云南上市-富滇银行的资产减值损失28.71亿元

【日本移出白名单】

7月24日,雲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發佈一批任免職通知顯示,雲南省人民政府決定:楊敏任省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任(正廳級),免去富滇銀行行長職務。

7月12日,聯合資信出具的2019年跟蹤信用評級報告提到,富滇銀行受五級分類管理趨嚴影響,不良貸款規模和占比明顯上升,撥備計提力度大,2018年盈利明顯下滑,目前撥備已不足,未來盈利承壓。截至2018年年末,富滇銀行撥備覆蓋率為104.88%,貸款撥備率為4.46%。

這其實是去年情況的延續。該行凈利潤從2017年的11.26億元降至2018年的1.06億元,降幅高達90.61%,凈利潤變動的原因正是撥備計提增加。2018年,富滇銀行的資產減值損失28.71億元,較2017年的13.52億元增長了112.33%。

資產質量承壓增資+上市“兩步走”補充資本金

2018年8月,雲南省人民政府決定由洪維智出任富滇銀行董事長。洪出生於1973年12月,曾長期在國家外匯管理局工作,2015年8月任臨滄市副市長,2017年3月任昆明市副市長,此前剛轉任到富滇銀行時為黨委書記。

來源:行長要參原高管涉嫌嚴重違法違紀案情曝光之後,富滇銀行再次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對金融市場融入資金依賴較高,在同業業務監管持續加強的背景下,未來該類業務發展可能受到一定影響;投資資產中,資金信托計劃及資產管理計劃投資規模較大,對信用風險管理帶來一定的壓力。”上述評級報告稱。

從業績來看,自經歷了去年的凈利潤斷崖式下跌之後,今年上半年,雲南省級城商行富滇銀行的經營情況未有實質性改善。富滇銀行近日公佈的半年報顯示,該行今年上半年的凈利潤降至0.90億元,同比下降近9成。導致凈利潤下滑的最主要原因,是該行上半年的資產減值損失高達14.55億元,同比增約188%。

該人士所說的“嚴重違規事件”,指的是富滇銀行原副行長孔彩梅。2018年9月4日,據云南省紀委監委消息:雲南省富滇銀行黨委委員、副行長孔彩梅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富滇銀行2018年報顯示,當年10月24日,富滇銀行通過瞭解聘孔彩梅副行長職務的議案。今年2月1日,孔彩梅被依法雙開,並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原作者並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除了高管備受關註之外,富滇銀行的資產質量壓力也很大。

聯合資信的評級報告顯示,富滇銀行擬通過原股東增資及引入新股東的方式實施增資擴股,計劃增加股本不超過15億股,募集資金不超過43億元。目前,該增資計劃已通過雲南省國資委和雲南銀保監局批覆,後續流程正在推進中。

公開信息顯示,過去5年間,雲南省委共對富滇銀行開展了兩次巡視,並指出巡視中發現的問題。有一些問題,在兩次巡視中重覆出現。比如,幹部提拔選拔問題、利用職務工作便利“靠山吃山”“靠行吃行”問題,以及違規放貸等。

2014年,羅楊兩次利用其在富滇銀行總行辦公室工作的便利條件,私自在偽造的文書資料上加蓋富滇銀行印章及法人代表印章,並偽造了富滇銀行行務會議紀要、臨時行務會議紀要等文件,為一家企業融資進行擔保。羅楊兩次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5792萬元。

今年年初,富滇銀行提出了增資+上市“兩步走”的思路以補充資本金,目前已經逐步落地。一方面,證監會已於近期核准該行定向發行不超過13億股新股;另一方面,6月底,該行的股東大會已通過啟動H股上市工作的議案。

高管大換血原副行長“落馬”、行長被調離

在2018年的年報中,富滇銀行稱,該行2019年的主要經營目標是資產總額2800億元,實現凈利潤不低於3.8億元,不良貸款率控制在3%以內。如今2019年已過一半,該行上半年的利潤與目標值相差甚遠。

據公開資料顯示,出生於1969年5月的楊敏現年50歲,曾歷任雲南省開發投資有限公司董事會秘書、辦公室副主任,香格裡拉縣委副書記(掛職),雲南省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金融資產部總經理,雲南省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富滇銀行副行長等職務,2016年出任富滇銀行行長。

近年來富滇銀行風控問題頻發。今年初,裁判文書網顯示,2011年11月至2016年1月期間,原富滇銀行昆明海源北路支行行長行長雷鈁在與雲南教育基金會、雲南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昆明教育公益事業促進會、雲南省流通行業協會、雲南省農業機械總公司等五家單位簽訂合同的過程中,冒用銀行名義、虛構事實、隱瞞真相,騙取這5家單位資金後高利轉借給雲南呈貢德華企業集團有限公司,並以個人名義投資尋甸三月三海會寺極樂塔項目,造成五家單位損失共計人民幣5825.58萬元。

“富滇銀行資產質量惡化,不良承壓很大,管理層隊伍也出現嚴重違規事件,這些可能都是當地政府考慮富滇銀行管理層清換的原因。”有業內人士如是評價。

在2019年半年報中,富滇銀行並未披露不良率的相關數據。截至2018年年末,富滇銀行不良貸款率4.25%,比2017年年末增長2.35個百分點。根據富滇銀行定向發行說明書(申報稿),截至今年3月末,該行不良率繼續上升至4.3%。

今年4月,雲南銀保監局批准了富滇銀行2018―2019年增資擴股方案的請示。7月,證監會官網披露了富滇銀行定向發行說明書。該份發行說明書顯示,富滇銀行計劃發行不超過13億股,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42.64億元,而此次定增所募集到的資金將用於補充該行的核心一級資本。

該行上市工作也在陸續籌備中。今年5月,雲南省推進企業上市倍增三年行動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組織專家對“金種子”備選企業進行了評審,富滇銀行躋身其中。6月下旬,富滇銀行召開股東大會,審議通過《關於啟動富滇銀行首次公開發行境外上市外資股(H股)併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相關工作的議案》。

去年以來,富滇銀行高管層發生了一系列震蕩,先是昆明副市長洪維智空降富滇銀行出任董事長,近期行長楊敏也被調離,目前新任行長人選尚未公佈。

自去年以來,富滇銀行的高管層並不平靜,經歷了多次人事更迭。空降董事長、原副行長被抓,行長也在近期被調離,一輪洗牌正在發酵。

在2018年年報的董事長致辭中,富滇銀行已明確了增資+上市“兩步走”的資本補充思路,對標上市銀行公司治理要求,持續完善現代商業銀行公司治理體系。目前,兩項工作均在推進。

目前,富滇銀行行長一職暫時空缺,關於新行長的人選,目前還沒有正式公佈。此外,該行董事長洪維智去年8月才獲任命。

儘管營業收入下降幅度並不大,但該行的凈利潤卻出現斷崖式下跌,大降9成僅為0.9億元。從報表上看,利潤減少主要是受撥備計提增加的影響。數據顯示,上半年該行確認資產減值損失14.6億元,同比增長188%。

4月份,又一份裁判文書顯示,富滇銀行80後員工羅楊受賄5792萬元,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犯騙取貸款罪。羅楊先後私自以富滇銀行的名義為雲南中滇海盈資產管理有限責任公司1.98億承兌匯票及10億信托貸款提供擔保。

根據富滇銀行公佈的2019年半年報信息,截至6月末,該行合併口徑下資產總額為2473.29億元,與去年末的2474.18億元基本持平;實現營業收入24.78億元,較去年同期的25.40億元稍有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