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成都最新新闻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市场责任-资本市场对于普惠金融、负责任金融机构的支持力度还可以更大

【苹果下架涉港app】

首先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們對於負責任金融定義的一些看法或其內涵和外延。

許佳認為,對於真正優質的普惠金融的提供商,應該在資本市場制度設計上給予跟多支持,支持他們更多的在境內市場發展。

我在中金公司這麼多年一直從事金融行業投資銀行業務,國內很多金融機構一直在負責任金融方面做了很多事情。

我就分享這麼多,謝謝大家!

通常也有一個比較狹義的定義,負責任金融實際上就是要提供普惠金融的服務。

這些影響力基金或公益基金在投資時能夠比較好地把商業可持續發展和相關社會效益結合起來,我們覺得境內一些長期的投資者,不管是保險資金也好,各類保障類基金也好,也可以引入更多類似於海外的影響力基金或公益基金的做法,這樣會更有效地幫助中國普惠金融機構發展。

普惠金融狹義的定義更多是要平衡客戶的利益和提供金融服務機構長期可持續發展的利益,把兩者能夠平衡好,如果要做好普惠金融工作,要建立一個包含立法、監管、行業自律、消費者教育在內整體的金融消費者保護框架。

新浪財經訊 10月12日消息,2019中國普惠金融國際論壇今日在京舉行。中金公司投資銀行部金融組負責人、董事總經理許佳出席主題論壇“負責任金融”併發表講話。

主要談資本市場對這方面的看法。

建議。第一,資本市場對於普惠金融、負責任金融機構的支持力度還可以更大。我們這幾年看到很多互聯網信貸機構赴海外上市,不管是在香港還是在美國市場,但在境內資本市場還比較少,客觀原因是由於一些類金融牌照的限制,現在在A股市場上市基本還是比較支持像商業銀行、保險公司、證券公司這類持牌的金融機構,對於小額信貸、互聯網小貸、融資租賃目前還並不是很支持。我們認為對於真正優質的普惠金融的提供商還是應該在資本市場制度設計上能夠支持他們更多的在境內市場發展,而且相應境內資本市場給他們認可度可能在同樣情況下比境外更好一些。

這幾年在資本市場上,普惠金融機構還是比較活躍的,具體更多的是提供互聯網信貸服務的一些公司,從2017年開始有多家企業在境外上市,大致統計從2017年到現在有十幾家。這些企業在上市以後,客觀上來講出現了一些波動,2017年一開始時,資本市場非常喜歡這類為長尾客戶提供金融服務或信貸服務的機構,因為他們彌補的傳統金融機構,特別是一些商業銀行提供信貸服務的缺口,包括經常說的人民銀行徵信數據庫里可能沒有辦法覆蓋十幾億的人口,中國還有很多人口是沒有徵信記錄,怎麼樣給他提供信貸服務,是由這些互聯網信貸機構提供。他們為什麼能夠提供?因為他們有技術、有大數據,可以作出一個合理的風險的分析和風險的定價。特別是在2017年、2018年上半年,資本市場還是非常追捧的,給這些上市公司估值比較高。

舉例,一些大型金融機構,如工商銀行、中國平安、中國人壽,他們在相關綠色金融方面的投入非常大,工商銀行披露在投入綠色金融信貸相關資金量已經超過了1萬億元,這是非常大的量;平安普惠在為小微企業主提供融資服務方面也做得非常多,現在覆蓋小微企業數量可能200多萬,金額是幾千億的量級。中金公司也一直根據中央的號召,在扶貧金融等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幫助一些貧困地區企業和個人在融資、發債、上市、投資等方面做了很多工作,這些其實都是負責任金融的一個體現。

以下為現場發言實錄:許佳:今天這個部分主題是“負責任金融”,我來自中金公司,是一家投資銀行,我會比較多的從資本運作角度來談一談負責任金融的話題。

總體來講,他們作為提供普惠金融服務,特別是用大數據,借助於各類先進的風控措施,為這些長尾客戶提供信貸服務,還是非常值得肯定和支持的。現在資本市場對於他們的顧慮比較多的來自於一些監管的不確定性、牌照的不確定性等等,但從方向上來講,十幾億人口的大國還是需要給各個需要提供金融服務的人群提供相應的服務,這是普惠金融或負責任金融真正的核心。

客觀來講,從2017年底,隨著監管的變化或趨嚴,監管方面出台一系列政策,使得投資者對於互聯網信貸機構整體利率水平、風控能力、催收等來說有更多疑問。2018年下半年,這類機構估值出現了一些調整。

負責任金融最核心是說金融機構在提供金融服務時必須要承擔相應的社會責任,一方面是一個商業可持續發展是逐利的過程,另一方面對於金融的消費者,不管是個人還是企業,要提供給他能夠接受、能夠負擔的金融服務,包括一些外延式的環保、組織治理、消費者保護方面應該自己承擔相應的社會責任,這是負責任金融最核心的定義。

第二,我們這些年在協助提供普惠金融機構進行融資時,發現在海外美元基金的市場上有很多影響力基金,或者是一些海外公益基金會在投資相關普惠金融機構時有些非常好的做法,他們很認可這類普惠金融機構的投資價值,會給你相應投資,給的估值也不錯,同時他們也會在投資條款中予以一定設置,比如要求被投企業杠桿率不能過高,或者要求普惠金融機構發放貸款利率上限不能太高。境內按照相關法律要求,有36和24兩條線,可能會說這個不能超過20或怎麼樣,或者通過一些條款設置防範一些普惠金融機構過度盲目擴張,說白了還是要守住初心,真正為需要提供服務的人士來提供相關的金融服務,而不要想著一味快速做大做強。

許佳建議,資本市場對於普惠金融、負責任金融機構的支持力度還可以更大。我們這幾年看到很多互聯網信貸機構赴海外上市,不管是在香港還是在美國市場,但在境內資本市場還比較少,客觀原因是由於一些類金融牌照的限制,現在在A股市場上市基本還是比較支持像商業銀行、保險公司、證券公司這類持牌的金融機構,對於小額信貸、互聯網小貸、融資租賃目前還並不是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