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成都最新新闻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人民人物-中国人民创造伟大时代成为小说:背景

【今年首个登陆台风】

其一,反映偉大時代,歌頌歷史變革,小說題材和思想內涵發生引人矚目的轉變。思想內涵是小說創作的靈魂,決定作品反映時代的力度。黨的十八大以來,廣大作家熱情擁抱偉大時代,聚焦五彩斑斕社會生活,積極抒寫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蓬勃實踐,抒寫多彩的中國、進步的中國、團結的中國,為人民奉獻反映時代巨變的正能量作品,其中尤以改革題材為創作主流。

其二,塑造新時代新人形象,高揚中國精神,小說人物形象發生深刻嬗變。這是十八大以來小說創作耀眼亮點,也是小說思想高度不斷攀升的標誌。人民是歷史創造者、時代雕塑者,中國精神是社會主義文藝的靈魂。廣大作家努力塑造時代新人,謳歌奮鬥人生,刻畫最美人物,時代新人、時代英雄形象熠熠閃光。其中,忽培元《鄉村第一書記》令人耳目一新。恩格斯曾說,“人物不僅要表現他‘做什麼’,而且要表現他‘怎樣做’。”鄉村開拓者白朗思想開闊、氣魄宏大,為家鄉脫貧致富日夜奔忙,儼然是新時代的梁生寶。陳毅達《海邊春秋》突破近距離塑造時代新人的挑戰,刻畫改革開放中的典型人物劉書雷——一個思維靈活、光彩照人的文學博士,一個砥礪奮進、大有作為的改革勇士。黃秀萍中篇小說《江南雪》則聚焦進城務工的年輕女性群體,書寫青春奮鬥故事。除此,軍旅作家王火、王樹增、王朝柱、徐貴祥、王凱、西元等,近年來或塑造抵禦外侮的民族英雄形象,或勾勒和平年代軍人群像,這些英雄無不具有熾烈的家國情懷和堅定的獻身精神,個個是精忠報國的英雄漢。作家超邁豪放又絲絲入扣的描寫譜寫出一曲曲激蕩人心的英雄交響。徐則臣《北上》、劉醒龍《黃岡秘捲》、林森《海裡岸上》則分別以京杭大運河、長江、大海為背景,開掘民族文化淵源,描繪中國精神圖譜,呼喚對民族精神的弘揚。

不止如此,當代小說敘事還全方位擁抱現實生活場域,緊扣當下社會風景,既有時代大風歌也有生活小夜曲,既有深度剖析也有切近觀照,既有市井考察也有鄉野素描,既有科幻暢想也有歷史鉤沉,從局部描摹到全景長捲,士農工商、五行八作,林林總總、包羅萬象。如格非、李佩甫鄉土題材《江南三部曲》《生命冊》,金宇澄城市題材《繁花》,都在顯示生活多樣性、人生多維性的同時,對時代歷史作出濃墨重彩的書寫。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05日20 版)

承載大時代風雲變幻的英雄是民族閃亮的坐標,禮贊英雄從來都是文藝的主題。相較此前作品,黨的十八大以來的英雄敘事與新人塑造有了新的超越。英雄和時代新人都是與人民血肉相連、在生活中努力拼搏的普通人。他們充滿高尚的家國情懷,是腳踏實地摯愛人民的報國赤子,他們具有改革開放的現代意識,是無私無畏埋頭苦幹的英勇鬥士。可貴的是,作家不但在矛盾衝突中鍛造人物靈魂,而且在日常生活中彰顯其高潔品質,不但在危難中檢視他們的生命質地,而且在人生際遇中樹立其道德標高。

關仁山《金谷銀山》書寫冀東平原崛起的新時代故事,在京津冀一體化背景下,範少山回村帶領鄉親們苦幹實幹,使家鄉走上致富之路。車弓《太陽正在升起》將十五嶴村民創業歷程作為鄉土中國嬗變的縮影,著力拓寬現實廣度,開掘歷史深度。肖睿《生生不息》描寫北疆沙丘發展為金山銀山的環保戰。趙晏彪《中國創造》講述企業改革後的鳳凰涅槃,歌頌廣大工人對工業改革的巨大貢獻。章泥《迎風山上的告別》、李天岑《平安夜的玫瑰花》和劉上洋《老表之歌》講述農村改革和精準扶貧故事,攝取鄉村振興生動鏡像。

創作無愧於時代和人民的優秀文學作品,是當代作家的使命擔當。黨的十八大以來小說創作呈現的新趨勢、新樣貌,彰顯廣大作家筆墨當隨時代的努力和成績。立足當下,面向未來,期待當代小說創作取得更大成就,為時代塑像,為時代明德。

此外,小說敘事範式也有所突破。全球化語境是當代中國作家面臨的新形勢,各種思想文化之間的碰撞與交流勢不可擋,中國文學特質也在這一過程中得以彰顯。一些作品在這方面的探索彌足珍貴,它們以本土文化為根,以多樣文化借鑒為輔,營造出引人入勝的中國故事,探索出優勢互補的敘事範式。蘇童、格非、葉兆言、東西、張楚等作家的作品中的中國元素顯著增強,體現出作家致力本土元素創新和民族文化承傳的努力。

簡言之,中國人民創造偉大時代成為小說背景,中國人民正在進行的巨大變革成為小說主體,“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正成為作家創作實踐中的自覺追求。

黨的十八大以來,作家們在小說創作上努力開拓視野,走入大千世界,用心用情用功,傾力反映我們所處時代與偉大變革,塑造時代新人,高揚中國精神,呈現出小說創作新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