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成都最新新闻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贫困户行唐县-这就是行唐县易地扶贫搬迁户居住的庙岭沟社区

【致敬前线医护人员】

安樹敏夫妻正在客廳內看電視。記者 解哲琳 攝

鄉親們搬到新社區只是一個開始,要想保證脫貧不返貧,還要穩得住、能致富才行,這就離不開扶貧產業的發展。

七層樓房有電梯,地板下麵是暖氣,冬天如廁不挨凍,屋內不用穿棉衣;馬桶櫥櫃熱水器,燈具門窗抽煙機,易地扶貧搬遷戶,政府全部給備齊;看病不用出小區,超市不過百十米,旁邊還能上小學,結婚不再是難題。石佛店、石坊、蔣家峪、瓜家峪、塔溝、上王莊,行唐縣上閆莊鄉廟嶺溝里這六個村的百姓,以前怎麼都沒想到,在山區里還能過上這樣愜意的生活。

依托現有資源,廟嶺溝社區的配套設施按照“缺什麼補什麼”和“適當留有餘地”原則,在充分利用現有公共服務設施基礎上,規劃建設了教育、衛生、文化體育、物業服務、便民超市等公共服務設施,讓搬遷群眾享有了便利可及的基本公共服務。

長城網石家莊訊(記者解哲琳 鄭皓天)寒冬臘月,在行唐縣城西北30多公里的地方,9棟淺橘色的樓房在灰白色調的山區中很是亮眼,這就是行唐縣易地扶貧搬遷戶居住的廟嶺溝社區。

上閆莊鄉引進行唐的龍頭企業河北辰雨基業農產品(000061,股吧)加工有限公司,建設了一座規模化的養殖場,通過扶貧龍頭企業+專業合作社+貧困家庭的經營模式,帶動易地搬遷貧困戶脫貧。

“社區採取集中供暖,一舉解決了冬天燒煤易煤氣中毒的問題。此外,還免除了第一年的暖氣費,前三年物業費也是全免,由縣財政承擔。”在社區內最西邊的供暖設備前,趙建永又指著僅有一牆之隔的紅色建築說,“這裡是鄉中心小學,不到500米的地方還有幼兒園,目前正計劃在社區用原來做食堂的地方開一家幼兒園。”

村集體入股了行唐縣供暖公司20萬元,每年可得1.6萬元分紅;投資360萬元開設的服裝廠,不僅每年可以收入10多萬元的承包費,還能帶動村民們就業增收;在建的國家光伏扶貧項目,建成後預計每年收入120萬……一項項實業、產業的落地,為廟嶺溝社區增收致富奔小康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在搬遷之前,對於這六個村的鄉親們來說,不僅貧困是一個老大難問題,就連日常生活中的上學、看病、結婚都成了棘手的問題。張國軍家是上王莊的,大女兒都過30歲了,卻一直沒能結婚。“在山區,不管男方還是女方,結婚找對象都想從下麵找,越往上走就越難找。”張國軍說,2019年搬到社區以後,當年10月份,大女兒就在新房裡結了婚。“真沒想到還能在這麼敞亮的房子里給閨女辦婚事!”

趙建永表示:“下一步,我們將利用這裡植被好、環境質量好的優勢,重點在廟嶺溝溝域發展旅游業。目前已經拍攝了宣傳片,正在向全國招商。”

與社區僅有一路之隔的小學。記者 解哲琳 攝

在社區最裡面樓宇間的空地上,十幾個村民正一邊開心地聊天一邊忙著幹活,做豆腐、煮燜子、燉肉……臨近年關,大家伙都在準備著年貨。

“今年是搬到新房子里的第一個春節,咱可得好好地慶祝慶祝!”張國軍的愛人攪著大鍋里的豆漿,還不忘笑呵呵地跟鄰居們說話。

當一方水土難養一方人,易地扶貧搬遷便成了擺脫貧困的有效途徑。得益於黨和國家的好政策,昔日世代生活在窮山溝里的百姓,走出深山換了一方水土後,好日子也隨之而來。廟嶺溝溝域的六個村莊已經“蝶變”為廟嶺溝社區,村民們也正在奔小康的路上向前跨步衝刺。

易地扶貧搬遷規模化養殖場。記者 解哲琳 攝

社區附近的廟嶺公園。記者 解哲琳 攝

行唐縣廟嶺溝社區。記者 解哲琳 攝

塔溝村安樹敏的外孫女正在上小學,以前是他女兒是騎著三輪車送孩子上學,每次都要走20多里的山路。“孩子前一陣生病,村裡沒有輸液的地方,我閨女就和孩子一起過來住,這一住就不走了。”安樹敏笑著告訴記者,緊挨著社區西邊就是小學,走幾分鐘就到,而且小區內有衛生室和超市,看病買東西都很方便。“關鍵是這裡住著舒服,屋裡暖和,院里的小朋友也多,放學後孩子們可以在一起玩兒,她們當然都不想回去了。”

上閆莊鄉副鄉長、廟嶺溝社區聯合黨委書記趙建永告訴記者,廟嶺溝社區有9棟樓,包括7棟單元樓、1棟公寓樓和1棟辦公樓,其中單元樓和公寓樓都安裝有電梯,此外還配套建設了公園、菜地和儲物間。按照政府主導、群眾自願的原則,社區目前集中安置了六個村的334戶912口人。

村民正在用大鍋煮肉。記者 解哲琳 攝

石佛店村的原建檔立卡貧困戶趙金占在羊場打工,僅工資每個月就有2400元的收入。除了在羊場打工,貧困戶還可以利用金融扶貧貸款,購買羊以後委托羊場進行托管,羊出欄銷售以後可以直接分紅。趙建永說:“羊場每年出欄3次,每次每隻羊純收入在100-200元,5萬元的金融扶貧貸款可以購買40-50只羊。按照最低標準100元和40只羊計算,貧困戶每年就可以有1.2萬元的收入。此外,企業向老百姓(603883,股吧)收購花生蔓、玉米桿等飼料,也可以帶來一部分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