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成都最新新闻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培训外国人-这7名外教均属于英孚教育徐州中心的外教

【任正非谈鸿蒙系统】

此外,有觀點認為,相關政策仍有待完善的地方。國家對真正擁有專業技術和教學技能的外籍教師缺乏平臺認證和長期監督,導致部分培訓機構隨意編造和誇大外籍人士人生經歷或者教學經驗,以及外教資質認證機構數量嚴重不足。在《外國專家來華工作許可》規定的外籍專家需要通過的認證考試中,TESOL證書的授權機構只有南方部分省市存在。

來源:北京商報“英孚教育徐州中心數名外教因吸毒被抓”,7月9日,這條消息迅速引爆輿論。7月10日,北京商報記者就此事詳細問詢了英孚教育公關部,對方表示公司將全力配合警方調查,此外,鮮少在公開場合向媒體透露其開放加盟業務的英孚教育也意外地確認,徐州中心為英孚教育旗下加盟店。據悉,英孚的外教由總部統一派往各加盟店和直營店,而此次案件也意味著英孚的外教管理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著漏洞。更重要的是,英孚徐州中心案件折射出來的不僅是英孚一家的問題,更是英語培訓行業里的外教管理之痛。

據官網描述,英孚教育絕大部分外籍培訓教師來自英語母語國家,具備TEFL或其他專業資格證書,接受過嚴格面試、全面培訓,掌握專業的教學方法。英孚教育公關部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公司對外教資質一直有非常嚴格的篩選標準。針對加盟商的外教資質審查標準和英孚教育對於加盟商的管控涉及哪些方面,截至發稿,記者還沒收到回覆。

值得註意的是,北京商報記者發現,一直走著穩步擴張之路的英孚教育開放了加盟業務。從多家加盟網站上均可以看到加盟英孚教育的推廣信息。以“招商網絡網”為例,廣州英培商務咨詢有限公司作為英孚教育的招商主體,對於加盟商的招募標準是合作期限要達到10-15年,場地面積需求在450-550㎡之間。另據知情人士透露,加盟英孚教育的啟動資金大概在20萬-50萬元不等,具體得看加盟商所在的區域。可見,英孚教育在跑馬圈地的同時,加盟業務也給品牌帶來了潛在風險,此次“後院起火”無疑給英孚教育的擴張版圖留下了污點。

同時,熊丙奇認為,監管之外,還需要扭轉我國一些教育機構、家長對待外教的盲目追捧心態。培訓機構為迎合家長,以外教為賣點來招攬生源,還有一些機構看到其中的商機,為外籍人士編造假的工作經歷,運作其與某機構簽訂假的勞動合同,騙取工作簽證、辦理外國專家證等。盲目的“外教崇拜”,會讓一些素質不高甚至在國外劣跡斑斑難以謀生的外籍人士在我國獲得賺錢的良機。

管控對於外教市場亂象,政府管理在不斷趨嚴。據悉,全國已開始統一實施外國人來華工作許可制度,並對來華工作外國人實施分類管理。人社部修訂了《外國人在中國就業管理規定》,對包括外籍教師在內的外國人在中國就業提出了基本要求。

根據國家部門相關規定,在華外教需滿足身體健康,無犯罪記錄,年齡在18到60周歲,獲得學士及以上學位和兩年及以上的相關工作經歷,從事語言教學的外教,應持有教師資格證書或國際通行的語言教學資格證書等。同時,必須是具有聘請外教資質的機構方可聘請外教;需要簽勞務合同,辦理外國人工作簽證、外國專家證;每年都必須重新辦理;外教離開原單位到新單位也必須重新辦理。

吸毒7月9日晚間,徐州市公安局泉州分局發佈警方通告,通告稱警方成功破獲一起涉毒案件,截至目前共抓獲涉毒人員19人,其中16人為外籍人員(有7人為某教育機構外教,另9人為學生),目前該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供需外教醜聞似乎並不新鮮。北京商報記者瞭解到,此前便有國際學校被曝外教吸毒,而外教無證教學、偽造外教證書等事件也曾被曝出。近年來,在政策和資本的助推下,少兒語培市場迎來黃金爆發期,但隨之而來的便是外教供需失衡問題。

“外教質量低、誇大包裝外教甚至是假外教等外教亂象已經是一個老問題了,要解決這一問題,一方面必須加強監管,嚴格落實有關外教聘用、管理規定,另一方面則需消除盲目的‘外教崇拜’,不要見到洋面孔的外籍人士就視為外教,就是在接受國際化教育。”熊丙奇表示。

北京商報記者 程銘劼 劉斯文

雖說外教吸毒屬於私人行為,但這對於一向註重口碑的英孚教育來說無疑是一記重鎚。7月9日晚10點,英孚教育公關部工作人員回應稱,已開展內部調查,如情況屬實,將積極協助警方,並立即對涉案教師進行停職。隨後,英孚教育公關部回覆北京商報記者稱,目前正配合相關部門進行調查。徐州英孚青少兒英語的4家中心正常運營,學生的課程安排未受到影響。公司對任何違規違法行為採取零容忍,絕對禁止員工擁有或服用受禁受控藥品及毒品,一經發現將立即終止其勞務合同。

USKid中美雙師學堂事業部總裁翟少成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師資是(少兒)語培機構最核心的內容之一,而“真正的外教”和“能說英語的外國人”是師資選擇的最關鍵內容。對於外教的聘請我國的規定是非常嚴格的,並會越來越嚴格,而語培機構該對外教的學歷證、(外國)教師資格證和ESL證(有資格教授母語為非英語人群)三證做出嚴格規定。

北京商報記者進一步瞭解到,這7名外教均屬於英孚教育徐州中心的外教,同時徐州中心為英孚教育的加盟商,該中心成立於1997年,目前已有5個校區。公開資料顯示,英孚教育在瑞典創立,全球總部位於瑞士,併在多個國家擁有眾多學校、培訓中心和辦公室。

有資深從業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目前外教市場是嚴重的供小於求的狀態,青少兒語培龐大的市場規模和家長需求及焦慮都給“外教”營造了市場土壤。外國人到中國最簡單的謀生方式就是教語言,但扣除在國際學校中任職的外籍教師,在市場上有資格教授英語語言的“真外教”也就1%,不超10萬人。

有業內人士表示,大量培訓機構急缺外教,甚至希望“外教下周就能來上崗”,但招聘、雇佣合法外教,從簽約到來華工作,至少需要經歷4個月以上的時間。而為了減少成本,聘用不符合規定的外教似乎成為行業的“潛規則”。“很多機構雇佣無證、在華留學生或來華旅游探親的外國人進行教學,必然會引發教學質量、管理問題,”二十一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