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成都最新新闻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屋门老伴-邵先生说::儿子患有非常严重的精神分裂

【李嫣晒爬山照】

梁先生來到王女士家,發現老人坐在屋門西側,渾身都是血。 他打開屋門把何女士放出來,撥打了 110和120。120和民警很快趕到現場 ,但是王女士已經死亡。

究竟有什麼辦法能阻止慘劇的發生呢?

何晴說,有一天邵某出現了,父親看到後很氣憤,拿著鎬頭出來攆他,然後他跑掉了。

之後的一年時間,邵某多次打電話到家裡,要求復婚,但是都遭到拒絕。 久而久之,他也從原先的好聲好氣,變成了威脅恐嚇。有一次,何陽的母親告訴家人,邵某又打電話來了,說:不復婚,就要殺你們的全家。

自從邵某被釋放,何家人整日擔驚受怕。他們的擔心不是多餘的,悲劇真的沒有結束……

山東青島的何女士離婚後前夫就揚言殺她全家9年前先是母親被刺死今年父親又遭殘忍殺害家裡只剩她和妹妹了…何陽(化名)是青島即墨溫泉街道何家村人,家裡除了父母,還有一個妹妹何晴(化名)。正是何陽的一場婚姻,改變了全家人的命運。

“那天我父親沒在家,他又找鄰居,打聽到我繼母的父親,也就是我姥爺的家。”

最終在家人的支持下,何陽向法院提起了離婚訴訟。2007年9月30日,兩人正式離婚。

到了2018年,邵某終於打聽到何老先生的住所。

後來,邵某經常在村裡胡言亂語,罵罵咧咧,甚至還砸過鄰居家的玻璃,打過鄰居家的孩子。對於這個人,大家雖然心有同情,但為了自身安全,也都是能躲就躲。

當時,即墨警方很快鎖定凶手,立即趕到邵某家裡,但邵某並沒有回家。據稱,邵某多天前就在製作凶器,曾遭家人制止,但他仍一意孤行。2010年4月13日上午 ,民警在城陽將邵某抓獲。

民警在一個門洞里,找到了凶器:一根150釐米長的鐵管,上面焊接著一個30餘釐米長的鐵錐。

就在今年8月15日,這個可怕又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監控畫面中。

我國精神衛生法也明確規定,縣級以上地方政府衛生行政主管部門,應當主管本區域內的精神衛生工作。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的司法行政民政、公安、教育、人力資源社會保障等部門在各自的職責範圍內,也應當負責有關的精神衛生工作。”

邵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為何要如此對待自己的前岳父母?記者經過多方打聽,找到邵某父親的家。邵某的繼母說,他早就不在這裡住了,“精神不大正常”。

時隔9年,父母被同一個人,用極其殘忍的方式殺害,這是何等的悲劇!何家姐妹也擔心邵某那句“殺你全家”會不會繼續兌現…

現在邵某已經被公安機關控制,整個案件也正在處理當中。雖然目前的結果還是未知數,但是大家不得不擔心,這樣沒有自控力的精神疾病患者,如果再次被放回社會,會不會再去傷害其他的人?

從那天開始,何家人又陷入恐慌之中。為了避免後患,何老先生的家門口裝上了監控。

痛失母親之後,何家又聽到一個意外的消息,邵某沒拘留多久就被放了, 因為在精神病發作期。

何晴的繼母說當時凶手目的非常明確就是要至老伴於死地她的手掌被砍斷純屬誤傷監控顯示邵某手拿砍刀於5點43分逃離現場,目前已被公安機關控制。

何晴說,邵某在醫院治療了幾個月就出來了,沒有採取任何措施。通過打聽,何家人得知邵某出來之後很正常 ,但一個老人無辜被害,邵某家人一直沒給個說法。

何家人想不到,邵某正在處心積慮兌現著之前的“諾言”。

2010年4月12日下午2點10分,何陽和母親王女士在家看電視,突然聽到院子里有響聲,她們趴窗戶上一看,發現邵某正在外面轉悠。母女倆擔心被邵某傷害,趕緊拉上窗帘。戰戰兢兢等了約10分鐘,不見邵某出現,王女士想出去看看,不料剛出屋門,邵某就衝進院子里。

記者又電話聯繫了邵某的父親,邵先生說:兒子患有非常嚴重的精神分裂,自己平時打工都把他帶在身邊,為的就是好好看著他。可是,兒子的精神狀態時好時壞,自己根本就看不住,這才讓他跑出去,發生了意外。

也正是這個時候邵某沖老人下了手回憶當時的慘劇,何晴泣不成聲:“應該是開始的那一刀,先砍在我父親的正面,都是深可見骨。後背這個地方全都爛了,砍了不知道多少刀,地上全是血,很厚的血,淌得到處都是。”

大家都以為,這是邵某的氣話,這段期間何陽也另尋歸宿,並和再婚丈夫生下孩子。

村民說:邵某在十八九歲的時候,因為母親車禍深受打擊 ,後來變得沉默寡言,可能又加上之後的婚姻不幸,精神問題越發嚴重。

案發時,鄰居梁先生正在家睡覺,聽到驚叫聲和一聲悶響後,趕緊爬到平房上,看到一名男子跑出院子,騎上摩托車跑了。

2004年,何陽突然覺得丈夫邵某變了,從前的他勤快老實、溫柔體貼,婚後開始卻好逸惡勞、不思進取,父母曾苦勸,但絲毫沒有用。 時間一長,何陽就生出了離婚的想法,但邵某不同意。

“何��在不在家?”王女士隨口告訴邵某,女兒去城區打工了,看到邵某往裡走,王女士趕緊去鎖屋門,想保護女兒和外孫。就在這時邵某向王女士下了毒手。

2011年前後,何晴的父親再婚,為了安全起見,他和新老伴從何家莊村的老房子,搬到了40公裡外。 搬走之後的日子里,邵某再次出現在了何家莊村。

何陽說,聽到母親的慘叫後,她想衝出來救人,但是屋門被反鎖了。

律師孔姣介紹:“根據我國刑法的規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認或者是不能控制自己行為的時候,造成危害結果的,經過法定程序來鑒定,他確實是精神病人,他不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責令他的家屬或者監護人嚴加看管或者是治療,在必要的時候由政府強制醫療。

何陽的父親說,老伴除了頭和臉上的傷口外,後背被捅傷多處,僅穿透胸腹部的傷口就達12處,下肢也遍佈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