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成都最新新闻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货币金融-未来欧洲央行的负利率政策还将继续

【谷歌同意支付罚款】

拉加德還向歐洲議會經濟和貨幣事務委員會提交了一份報告,對76個提問進行了書面回答,其中包括對負利率的看法、未來8年任期內追求的目標、將會推動哪些改革等。拉加德認為,歐洲央行的首要目標是維持物價穩定,將繼續仔細監測和分析歐洲與世界各地的經濟和金融發展。“我的最終前提是,歐元是歐洲的公共產品,應該繼續提高其國際地位”。

Dekabank資深經濟分析師Kristian Toedtmann認為,“雖然歐洲央行在可預見的未來達不到其通脹目標,但是如果不進一步採取刺激措施,情況可能會更糟,至少現在可以保證通脹率不下滑。”市場預計到2020年底將總計降息35個基點。

有媒體指出,負利率轉變了正常的貸款成本。商業銀行如果要把錢存入中央銀行必須支付費用,而不是收取利息。這意味著這些商業銀行應該反過來以低成本把錢借給其他銀行、企業和消費者,同時向一些客戶收取存款費用。從理論上講,這將鼓勵人們增加借貸、增加支出、減少儲蓄,從而刺激經濟。

歐央行新任首席經濟學家菲利普·萊恩(Philip Lane)在最近的一次講話中表示,如果沒有歐央行的努力,歐元區的經濟增長和通脹都會明顯降低。

法國外貿銀行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艾西亞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負利率政策還將推動銀行貸款給風險較高的項目,對未來金融穩定構成威脅。此外,人們還擔心負利率政策會使資產配置不平衡、給低效“僵屍”企業提供支持並助長資產價格飆升。

2或存副作用拉加德在近期表示,“儘管我不認為歐央行已經觸及政策利率的有效下限,但很明顯,低利率對銀行業和更廣泛的金融穩定有影響。”她還補充稱,歐央行應“密切關註未來長期的低利率環境,是否會出現副作用”。

但事實上,Christoph Schon表示,金融機構雖然一直在抱怨他們必須為在央行的存款支付“罰金”,但是他們仍向央行存入大量現金。數據顯示,它們最終在2018年支付了75億歐元的利息(過去5年支付了210億歐元)。

德意志銀行首席執行官克裡斯蒂安·澤溫(Christian Sewing)認為,歐洲央行已經“放水”到了極限,幾乎沒有更多的手段來有效防範真正的經濟危機。降息“只會推高資產價格,令儲戶負擔加重”,利率下滑將對那些有負債或者有資產投資的人有幫助,但多數民眾不會受惠,“這會導致社會更加分化”。

Paul Brain表示,目前現金利率的小幅下調很難扭轉歐洲經濟走勢,越來越多的人呼籲政府介入並增加財政支出。改變財政政策或將是下一個干預歐洲市場的措施。

風險管理解決方案提供商Axioma歐洲區應用研究部執行董事Christoph Schon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目前歐元區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對德國經濟持續衰退的擔憂,德國一些領先的經濟指標,如商業景氣指數(IFO)、經濟景氣指數(ZEW),採購經理人指數(PMIs)等已經連續6至9個月呈現萎縮趨勢。與此同時,美國總統特朗普似乎又把目光投向了歐洲,對從歐盟進口的汽車征收關稅將對德國經濟造成嚴重的打擊。另外,英國“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越來越大,也將影響歐洲經濟。

3合適的接任者即將接任歐洲央行行長的拉加德曾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8年之久,被認為是歐央行的危機政策和德拉吉的負利率策略的重要擁護者。

德拉吉的一些同僚認為,德拉吉正在進行一場危險的賭博。持續數年的刺激措施已耗盡了歐洲央行的大部分彈葯,因此該央行需要謹慎選擇應對舉措,並保留武器在真正陷入危機時使用。

他憑藉前所未有的貨幣寬鬆政策拯救了破產的歐元區國家,解決了歐元危機,成為了最受敬重的央行行長之一。

據悉,這是德拉吉任期內倒數第二次主持議息會議,也是他掌控政策方向、強化其歐元捍衛者角色的最後一次重大行動。今年10月31日,德拉吉將卸任歐洲央行行長一職,IMF前總裁拉加德將於11月1日接任。

德拉吉此前一直堅稱,激進的寬鬆政策總體對歐元區的經濟是有益的。自2014年6月歐央行將歐元區的存款利率降至負值區間以來,歐元區家庭的銀行貸款增長了逾10%,企業貸款增長了近4%。

紐約梅隆投資管理旗下牛頓投資管理固定收益主管Paul Brain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自去年年中以來,全球貿易放緩正在考驗歐洲央行的貨幣政策,但貨幣政策是目前唯一可用的工具。未來歐洲央行的負利率政策還將繼續,實施更低利率的可能性將越來越大。

在近日布魯塞爾歐洲議會聽證會上,即將走馬上任的拉加德向歐洲議會議員表示,歐元區經濟面臨的近期風險主要與外部因素有關,同時通脹持續低迷,因此長期維持高度寬鬆的政策是合理有效的。2013年以來,超寬鬆貨幣政策累計已創造了1300萬個就業崗位,為穩定經濟提供了保障。

嘉盛集團全球研究團隊主管Matt Weller也有相同的觀點,他曾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一些傳統的調控工具已經用完了,所以未來歐央行將越來越依賴非傳統的貨幣政策,而這些政策也會漸漸失效。“歐元區可能需要在財政政策上形成更為緊密的聯盟”。

IMF曾與歐洲央行、歐盟委員會組成“三駕馬車”聯合救助了希腊等在歐債危機中遭遇嚴重困境的歐元區成員。德國經濟學家彼得·博芬格認為,拉加德在IMF積累了維持金融穩定和處理重大危機的經驗,非常適合擔任歐洲央行行長。

當地時間9月12日,歐洲央行召開利率決策會議,德拉吉將存款利率下調10個基點至-0.5%,為2016年3月以來首次下調。與此同時,歐洲央行維持主要再融資利率在0.00%不變,維持邊際借貸利率在0.25%不變。

降息+QE,歐央行推出超寬鬆“大禮包”

儘管歐洲央行將利率降至紀錄低位,但歐元區通脹率仍低於2%的目標。從之前公佈的歐元區8月總體通脹率來看,其初值僅為1%,與7月持平,系2016年底以來最低。且歐元區經濟增長疲軟,通脹預期數字顯示,通脹率還要很多年才會達到歐洲央行目標。

1重啟寬鬆政策今年以來,全球經濟增速放緩,多家央行重啟寬鬆政策,接連降息。為此,歐洲央行也認為,是時候打出降息牌來解決經濟增長之憂。

被稱作“超級馬裡奧”的德拉吉希望在自己任期內的最後時間里提振信心,但市場質疑,持續多年的刺激政策是否已經讓歐央行彈盡糧絕,即將上任的拉加德是否足智多謀,可以設計出新的刺激計劃輓救歐洲經濟?

歐洲央行行長馬裡奧·德拉吉(Mario Draghi)在2011年上任後不久便發表了一個“不惜一切代價支撐歐元”的演講,由此名聲大噪。

8年過去了,儘管德拉吉的決心、勇氣與創新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在負利率政策的指引下,歐洲經濟正在低增長和低通脹的漩渦中苦苦掙扎。

此外,歐央行決定於11月1日起,重啟資產購買計劃(QE),規模為每月200億歐元;還宣佈將開始實施利率分級制度,改變利率政策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