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成都最新新闻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学校衣服-起来的王某静就将小贾的衣服扔下了楼

【梁宝寺矿难零死亡】

11月20日上午,受傷的小賈躺在綿陽四0四醫院的病床上玩著手機,同班的同學、也是小賈班長的陳某剛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

學校:“該學校承擔的責任,學校絕不推脫”

在床邊陪伴的陳某剛說,剛開始王某靜是找他問為啥不能當副班長,“她先抓住我的衣領,我就把她的手扯開,她又跑過來糾纏。”陳某剛說,他轉身就將王某靜按下,起來的王某靜就將小賈的衣服扔下了樓。“小賈很生氣就推了一把,隨後兩人就打起來了,王某靜打了小賈5巴掌,還把眼鏡打掉了。”

“我想當副班長是我的事,他當時在群里回一個‘嘔’,管他什麼事。”

綿陽理工學校高一女生王某靜,在班級群里發“想當副班長”,班幹部小賈在群里回了個“嘔”...

11月18日晚,王某靜就為何不能當副班長找班長理論,

王某靜:“他先動的手,我就扇了幾耳光”

學校負責人表示,目前小賈的家長已經報警,派出所也已介入調查。如果學校協調不成功,家長可以走司法途徑解決,而且,如果該學校承擔的責任,學校絕不推脫。

“將孩子的傷醫好後,再界定兩人到底誰負主責。”

小賈:“我沒有還手,她卻扇了我五耳光”

11月20日上午,記者就打架一事咨詢兩人的班主任王老師。據王老師介紹,王某靜的確表露出想當副班長、寢室室長的想法。

“小賈先打的我,我就扇了他幾耳光。”王某靜說,小賈隨後與她抓扯,被周圍的同學勸開。小賈又跑來一巴掌打在她身上。她就抓住小賈的雙手,並扇了他耳光。“具體幾耳光記不得了。”王某靜說。

事發當天晚上,王老師調整好班裡的座位後就出了教室,而就在離開教室不久,學生向他反映學生打架一事。“我進教室看到小賈走不動路,就背著他從五樓教室跑到一樓。”王老師說,他和保衛處陸主任一起將孩子送到就近的青義鎮醫院,隨後轉院到四0四醫院進行救治。王某靜的家長打電話稱,女兒出現了嘔吐,也住進了四0四醫院。

“說明她比較積極,但當班幹部是需要大家推選。事發當天,王某靜把自己的想法發過班級群,結果小賈回了‘嘔’字。”王老師說,他們班現在的班幹部是臨時選出來的,後期需要進行調整。

順手將班幹部小賈的衣服扔下樓,隨後引發互毆。對於誰先動手?雙方各持一詞。王某靜稱小賈先打了她;而小賈說自己沒有動手,對方扇了他5個耳光,並扯住頭髮用頭撞牆,到最後昏迷過去。

王某靜說,她以前就與小賈有點小矛盾,她扔掉衣服後,就往教室外面走。一直不說話的小賈就向她打了過來。

“我就過去拍了她一下肩膀,結果她就抓住我的衣領口。”

在同一樓層住院輸液的王某靜坐在病床上,吃著家人端來的米粉。王某靜說,她想當副班長,就在群里發了個消息,結果就被班幹部懟了。

王某靜告訴記者,以前的副班長是她的好朋友,後來退學了,她就想當這個副班長。

“小賈在班級群里回了‘嘔’,我想當副班長,他憑什麼不同意?”

小賈當時出現雙腿沒有知覺、全身無力,他們將小賈送到醫院進行治療。王某靜的家長打電話稱,女兒出現嘔吐也住進了進醫院。

11月20日上午,綿陽理工學校領導說,學校的王某靜(16歲)與小賈(15歲)因是否當班幹部在教室里打架。

據小賈介紹,被打的起因是,同班女生王某靜想當副班長,但沒有得到班幹部的認可。“18日晚上,王某靜就找班長陳某剛理論。”在理論過程中,王某靜與班長髮生了抓扯,隨後將小賈的衣服扔下教學樓。

“我當天晚上接到老師電話說,兒子被打住進青義醫院了。”賈先生說,他趕過去看到,兒子雙腿沒有知覺、全身無力。“兒子一直喊痛。”賈先生說,兒子曾打電話給他說想調班,王某靜太霸道了。

小賈說,他本來想過去勸架,結果對方把矛頭對準了他。“我沒有還手,她卻扇了我5耳光。”在打耳光過程中,對方扯著小賈的頭髮往牆上撞,直到後來小賈昏倒在地。

王某靜說,她就去找班長問情況,班長當時沒有理她,後來就和班長動了手。“我順手把一件衣服丟下樓去,後來才知是小賈的衣服。”王某靜說,她當時以為是班長的衣服。

“班主任王老師當晚將小賈送到醫院後,還墊付了2000元的治療費,”學校保衛處陸主任說,現在還無法分清到底是誰的責任,當前先將孩子的傷治好,再界定雙方責任。

面對兒子被打暈住進醫院,身為父親的賈先生很想不通。

主治醫生王進在看了小賈的入院治療情況後,建議他可以出院,出院後休息一周左右就沒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