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成都最新新闻首页 >>科技新闻>>正文

健康卫生-医疗领域应参与到把健康融入所有政策的工作中

【深圳一大厦晃动】

從芬蘭的實踐經驗來看,政策制定是“強制性”形成的重要抓手。“健康的社會決定因素非常廣泛,宏觀經濟、交通、農業、教育、住房、就業等部門的政策會對健康和健康公平產生深刻的影響。”毛群安強調,要解決健康問題,需要多部門政策支持,而不能僅靠衛生部門。

因此,需要把健康中國的指導思想向城鄉居民的日常生活領域(學校、社區、家庭)延伸,在此過程中,政府責任的履行和強化、各層級部門的配合和協作,將直接影響甚至決定著慢性病防控的整體效果。

醫療界用這些方式“華麗轉身”在把健康融入所有政策的大背景下,醫療領域要轉變工作方式、增加工作內容、學習新的工作原則。毛群安表示,醫療領域必須改變重治療、輕預防、高成本的傳統醫療模式,轉而註重全方位、全周期維護人民健康。

衛健委副主任、中華預防醫學會會長李斌表示,以建設健康中國需求為導向,預防醫學大有可為。預防醫學會將跟蹤學科前沿,開展循證研究,科學建言獻策,實施智庫建設工程;為政府決策服務,評估實施公共衛生的策略、技術和方法,為健康中國建設提供技術支撐和智力支撐。

解決健康問題需多部門政策支持“長久以來,我國民眾形成了對醫療的虛高需求,將健康狀況與醫療條件對等起來,形成了中國人健康‘悖論’。”解放軍總醫院老年醫學研究所所長、中國科協生命科學學會聯合體秘書長王小寧認為,缺乏從政策制定的角度形成對民眾生活方式的有效約束是當前的主要問題,健康生活方式的“強制性”不高形成了健康“困局”。

第二看臺本報記者張佳星“在芬蘭,牛奶不經脫脂處理是不允許上市的。”近日,在中華預防醫學會第六次全國會員代表大會暨2019健康中國行動學術交流會上,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規劃與信息司司長毛群安表示,芬蘭通過稅收、價格補貼等手段,鼓勵人們使用健康的食品,把健康融入所有政策,使得心腦血管疾病發病率較30年前下降了80%,這一實踐得到世界衛生組織的認可和推廣。

事實上,非醫學因素對健康的影響越來越突出。在醫學技術不斷進步的今天,我國慢性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數據顯示,我國高血壓患者2.7億人,糖尿病患者超過9700萬,癌症發病率平均每年上升3.9%。

“這對醫療領域是極大的挑戰。在大醫院仍然面臨巨大工作壓力的前提下,轉而加強健康管理,引導公眾建立正確的健康觀。例如參與健康科普,需要激勵機制的維護。”毛群安說,建立預防為主和防治結合的激勵機制和制度保障是當務之急,醫療領域應參與到把健康融入所有政策的工作中。

《柳葉刀》曾發文表示:防控慢病不需要發明新的藥物和新的技術,現有藥物和技術完全可以防控慢病。這意味著,醫學技術已經不是慢病防控的“牛鼻子”,那麼該以什麼為抓手促進每個公民保持身體健康?

因此,健康中國行動不能只依靠醫療衛生系統的“單打獨鬥”,必須樹立大健康的理念,把健康融入所有政策。“只是衛生部門單打獨鬥,不能排除不健康食品和飲料的營銷行為對兒童的影響,更無法說服各國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量,亦無法讓工業化食品生產商減少抗生素的大規模使用。”王小寧說。

預防醫學契合健康中國的觀念,中華預防醫學會已向全國衛生健康工作者發出倡議:樹立大健康、大衛生的觀念,普及健康知識,關註人群疾病譜變化。

關於“融入所有政策”的工作方式,我國此前有過成功經驗。“衛生城市的創建工作給出了很好的借鑒作用,在創建衛生城的過程中,相關的政策制定圍繞‘衛生’為核心推進。”毛群安說,健康城市的建設將延續衛生城的有效經驗,以“健康”為抓手,促進城市的政策實施和建設工作,例如,除了環境優美衛生之外,更加關註城市是否能為公眾提供健身、休閑、運動的場所,把健康中國行動中要求的內容和指標放在健康城市的評選要求中。

在助力健康理念融入政策方面,醫療工作者應為其他領域的政策制定提供嚴謹的研究數據和專業化建議。

“改革現有全民健康促進統領模式,建立與現有醫療體系平行的、相輔相成的全民健康促進全新體系,並真正實現將全民健康指標納入政府考核體系,才能真正將健康融於各種落地政策之中。”王小寧強調。